10月09, 2019

叙利亚电子军揭秘:管窥网络攻击在叙利亚内战中的作用与影响

第一章 背景介绍

一、 叙利亚政权介绍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通称为叙利亚,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北与土耳其接壤,东同伊拉克交界,南与约旦毗连,西南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为邻,西与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包括戈兰高地,全国总面积为185180平方公里。

叙利亚是世界最古老文明发源地之一,曾历经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等大国统治。在成为罗马帝国疆域以前曾经经历腓尼基、赫梯、米坦尼王国、亚述、古巴比伦、古埃及、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和继后的塞琉古帝国各个帝国时期。

633年以前,叙利亚是基督教的发祥地和传播中心;后阿拉伯帝国在中东地区的扩张,7世纪到16世纪初叶一直是伊斯兰教传播中心之一,后成为法蒂玛王朝、阿尤布王朝和马木留克王朝的一部分,蒙古第三次西征于此地击败了阿尤布王朝,后伊儿汗国于大马士革被马木留克王朝击败,蒙古势力退出叙利亚,被埃及统治;由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扩张和十字军的东征,后来奥斯曼土耳其击败马木留克王朝,于到1516年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18世纪法国侵入,法国宣称其为保护地;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由法国委任统治;1944年从法国宣布独立,但直到1946年正式独立前一直有外国军队驻扎。

1958年2月1日,叙利亚和埃及合并为阿拉伯联合共和国(阿联)。1961年9月28日,叙利亚脱离阿联,并重新建立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1963年,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发动军事政变取得政权,执政至今。1970年,哈菲兹·阿萨德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此后直到2000年去世他统治的这30年里,他一直禁止任何反对党或非执政党候选人参与任何选举活动。

2000年6月9日,掌权30年的哈菲兹·阿萨德去世,由于他的遗愿,其未到法定总统年龄的儿子巴沙尔·阿萨德通过修改宪法继任为总统。2005年4月26日,叙利亚遵照联合国决议,自黎巴嫩撤军,结束近三十年的直接干预。2007年5月27日,叙利亚就巴沙尔·阿萨德继续第二个为期7年的总统任期问题举行全民公决,结果以97.62%确认他获得第二个总统任期,任期至2014年。2011年1月26日,受阿拉伯之春运动的影响,叙利亚亦开始出现反政府示威活动,但被政府军镇压,但随后反政府示威活动演变成叙利亚内战。2014年,巴沙尔·阿萨德再次成功连任总统至今。

二、 内战背景介绍

中东地区多国接连爆发阿拉伯之春运动后的2011年1月26日,叙利亚亦开始出现反政府示威活动,随后反政府示威活动演变成了武装冲突,并导致叙国内外多股势力介入。

叙利亚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很快蔓延至全国多地,示威者与安全部队的冲突逐渐升级。在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和逊尼派国家(以土耳其和以色列为代表)协助下,要求阿拉维派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的叙利亚反对派迅速壮大并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反政府冲突最终演变成内战,并一直持续至今。

叙利亚反对派的代表性政治组织主要有两个,分别是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以及叙利亚临时政府。叙利亚反对派的主要武装组织为自由叙利亚军。阿拉伯联盟和海湾组织以及57国伊斯兰世界组织相继开除阿萨德政权成员资格,并承认叙利亚反对派为合法代表。另一方面,宗教色彩强烈的伊斯兰主义武装组织,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伊斯兰恐怖组织以及寻求摆脱外族统治的库尔德族武装组织也趁机在叙利亚崛起。据2013年12月报道,相信有多达1,000个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团体存在。部分反政府武装团体之间不时发生武装冲突,让叙利亚局势更加混乱。

反对派武装力量获得国外大量援助的同时,伊朗和俄罗斯则大力支援叙利亚政府,让叙利亚内战成为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以及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角力场。

叙利亚八年的内战已造成56万人死亡,2200万战前人口中有一半被迫离开家园,包括600多万难民逃往邻国。近期叙利亚政府武装在俄罗斯的协助下收复了大量的失地,根据联合国新闻报导,截止到19年8月初,叙利亚内战主要发生在伊德利卜地区。下图展示了2019年7月30日俄罗斯及其叙利亚盟友对伊德利卜省西北部空袭所针对的区域和城市以及各个势力的分布 。

image.png

图1-1 2019年7月30日叙利亚各组织势力分布

三、 叙利亚电子军介绍

2011年4月,在叙利亚反政府抗议活动升级的几天后,叙利亚电子军(Syrian Electronic Army,简称SEA) 出现在Facebook上,以支持政府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2011年5月5日,叙利亚计算机协会注册了叙利亚电子军的网站(syrian-es.com)。由于叙利亚的域名注册机构注册了黑客网站,一些安全专家认为,该组织由叙利亚国家监管。而后叙利亚电子军在其网页上声称不是官方实体,而是一群热爱自己国家的年轻人并决定以电子方式反击那些袭击叙利亚网站的人和那些敌视叙利亚的人。直到2011年5月27日,陆军用一个新的网页取代了它的“关于”页面。在新页面上删除了它“不是一个官方实体”的描述,只说明了它是由一群年轻的叙利亚爱好者建立的,以打击那些利用互联网,特别是利用Facebook在叙利亚“散布仇恨”和“破坏安全”的人。

叙利亚电子军利用垃圾邮件,网站污损,恶意软件,网络钓鱼和拒绝服务攻击,它针对的是政治反对派团体,西方新闻机构,人权团体和对叙利亚冲突看似中立的网站。它还攻击了中东和欧洲的政府网站以及美国国防承包商。叙利亚电子军是首个在其国家网络上设立公共互联网军队以公开对其敌人发动网络攻击的阿拉伯国家组织。

四、 反对派组织介绍

目前活跃的反对派组织 主要包括,自由叙利亚军、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沙姆解放组织。

(一) 自由叙利亚军

自由叙利亚军队(Free Syrian Army,简称FSA)是叙利亚内战的一个松散派,由叙利亚武装部队官员于2011年7月29日成立,他们的目标是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府,成为“叙利亚反政府军事机构”,旨在通过武装行动推翻政府,鼓励军队内部分裂,并采取武装行动。由于叙利亚军队是有组织的,全副武装的,因此FSA在农村和城市采取了游击战术。FSA的军事战略侧重于全国各地的零星游击战,战术重点是首都大马士革的武装行动。该运动并非旨在夺取领土,而是驱散政府部队及其后勤供应链,与城市中心作战,造成安全部队自然减员,士气低落,破坏政府中心大马士革的稳定。

自由叙利亚军最初只有1,000多名成员,截止2012年3月已有70,000名成员,2013年6月有120,000成员(不含后来分出去的伊斯兰军),是主要的反对派军事武装之一。

有意见认为自由叙利亚军到2014年已名存实亡,它无法约束属下各大小武装团体,只不过其“温和反对派武装”形象仍有宣传价值,所以仍有不少武装分子打着自由叙利亚军旗号以提高自身的“正当性”和方便取得西方国家支援。

2016年土耳其军事干预叙利亚之后,土耳其支持的非官方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组织以“叙利亚自由军”的名义成立,在土耳其和英国空军支持的有组织军队的实地提供物质支持。该小组与叙利亚的土耳其部队密切合作。

(二) 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

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Harakat Ahrar al-Sham al-Islamiyya,通常被称为Ahrar al-Sham)的核心是一群曾被叙利亚复兴党政权逮捕判刑的基地组织干部。这些人在2011年3—5月间被复兴党政权释放后,即建立了该组织,2012年之后更是在叙利亚北方不断坐大。此后,该组织曾长期在教权反对派联军伊斯兰阵线和征服军中相继担任副盟主的角色,以比较温和的立场积累了实力,还获得了土耳其较大力度的支持。

2016年12月,该运动听从土耳其的命令,从阿勒颇撤退,保存了实力,并且因此同教权联军盟主努斯拉阵线产生分歧。2017年1月,该运动因支持反对派同政权方的和谈而与努斯拉阵线彻底翻脸,双方在伊德利卜大打出手。期间,该运动的众多领导和麾下组织纷纷叛逃到努斯拉阵线改组的沙姆解放组织,但该运动同时也在土耳其支持下收编了大量被沙姆解放组织击溃的主和教权派小团体残部,因此实力不减反增,从而扩军至近三万人。该组织也因此成为主和反对派势力的盟主,得以在伊德利卜省建立了一个同沙姆解放组织分庭抗礼的新联军。

这个新的教权反对派联军包括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和穆兄会系统的沙姆军团等教权派组织,也包括了相当一部分前自由军派系,如胜利军、光荣军、解放军(Jaish al-Tahrir,下辖自由军第46师、第312师和第9旅等单位)、自由军第13师、第16师、第30师、第101师、海防第1师等,还有一些土库曼部队。

这一教权反对派联军目前盘踞在伊德利卜省和阿勒颇省西部的大片领土,主要跟同门兄弟沙姆解放组织对峙。此外,盘踞在霍姆斯和大马士革郊外的教权派团体,大部分也或多或少地与该联军同气连枝。联军的总体目标是同政权军争夺未来政治和解进程的主导权,最低目标是要确立伊斯兰教在叙利亚的特殊地位,将叙利亚变成一个实行沙利亚法的国家。

(三) 沙姆解放组织

沙姆解放组织(Hayʼat Tahrir al-Sham,简称HTS)是由努斯拉阵线吸收其他主战教权反对派组织改组而来的。其特点是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可视为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分支。反对者蔑称之为哈泰什(Hetesh)。

尽管受到美国的敌视,而且因所谓呼罗珊集团的原因而遭到美国轰炸,但凭借自己强悍的战斗力,努斯拉阵线还是通过征服军(Jaish al-Fatah)、马赖阿联合作战指挥部、阿勒颇征服军(Fatah Halab)等联合阵线的形式将伊斯兰阵线(特别是其中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的大部分派系、沙姆军团等穆兄会教权势力以及相当一部分活动在北方的自由军派系纳入自己的麾下,形成了一个内部有分歧但对外比较一致的教权反对派联军。更得到了土耳其、海湾国家和以色列的支持。

然而,在遭到土耳其背叛后,教权派联军失去了阿勒颇。这导致其迅速产生了内部的分化。以联军副盟主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Ahrar al-Sham)为首的主和派势力在土耳其支持下公开分裂出去,否认了努斯拉阵线的领导地位,在伊德利卜自行建政,还派人到阿斯塔纳参加反对派同政权方的对话。这引起被列强指名排斥在和谈外的努斯拉阵线极大不满,于是双方爆发内战。

2017年1月,努斯拉阵线为首的主战教权派势力同沙姆自由人伊斯兰运动为首的主和派势力在伊德利卜省爆发内战后,努斯拉阵线为团结诸将,在1月28日宣布改组为沙姆解放组织。目前该组织控制了伊德利卜省中部以伊德利卜市、南部以迈阿赖阿努曼市为中心的大片领土,又在内战中控制了整个伊德利卜省西北部同土耳其交界的地区、西部以战略要地吉斯舒古尔为中心的地区、阿勒颇省西部地区和哈马省北部地区。在一系列军事胜利后,沙姆解放组织已从努斯拉时期的一万多人扩大到两三万人,战斗力也远远超过主和教权派,还得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istan Islamic Party)等一些同样被排斥在和谈外的主战教权派鼎力支持。但由于得不到外国的鼎力支持,沙姆解放组织无法彻底消灭伊德利卜省的主和教权派,同时又因控制了同政权军交战的前线而处于一种四面皆敌的状态。

沙姆解放组织的主要目标是吞并其他教权派组织,重新赢得土耳其、沙特等国支持,迫使列强承认其为交战团体,从而甩掉恐怖组织的帽子而加入叙利亚未来的政治进程。2017年2月,沙姆解放组织被迫将其内部同伊斯兰国公开勾结的阿克萨战士(Jund al-Aqsa)逐出伊德利卜省,以同主和教权派达成休战。为了贯彻自己的主战立场、重新赢得土耳其等国的支持,沙姆解放组织又在3月冒险发动了对哈马的攻势。此战得到了土耳其在人力物力方面的支援,可见沙姆解放组织对土耳其国家来说仍有其存在价值。

五、 其他组织介绍

(一) 叙利亚民主力量

叙利亚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通常缩写为SDF,HSD和QSD)是一个由叙利亚库尔德人、叙利亚阿拉伯人、叙利亚亚述人和叙利亚土耳其人武装势力在叙利亚内战中所建立的军事同盟。联盟成立于2015年10月,试图将伊斯兰国逐出叙利亚拉卡省和其他区域。叙利亚民主力量号称他们“团结了所有叙利亚人的武装力量,包含库尔德族、阿拉伯人、亚述人和其他生活在叙利亚地区的所有人”。此外,他们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自治、包容、民主的叙利亚。

这个联盟的建立奠基于幼发拉底火山联合行动的成功,其中包含叙利亚库尔德族的人民保护部队(YPG)和支援科巴尼防守的自由叙利亚军(FSA)。之后拉卡革命旅也加入幼发拉底火山,参与进攻伊斯兰国占据的泰勒艾卜耶德。扩增之后的叙利亚民主力量现在还包括贾兹拉州自治政府、叙利亚人军事委员会(MFS),以及帮助人民保护部队(YPG)扫荡哈塞克地区,亲政府的阿拉伯部落萨那地力量(Jaysh al-Sanadid)。

联盟中拥有大约4千兵力的阿拉伯团体,将会在叙利亚阿拉伯联军的组织下运作,以进攻幼发拉底河以东的伊斯兰国首都拉卡。剩余一些由美国国防部训练的反抗军,任务将会是“导引针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和招募更多温和派反抗军”。

与其他叙利亚非政府武装力量不同的是,叙利亚民主军尽可能避免与叙利亚政府军对抗,叙利亚民主军主要对手为伊斯兰国,叙国库尔德族表示,他们追求的是在地方分权下的自治,而并非独立建国,叙利亚外交部长莫兰则回应,叙利亚政府对于库尔德族自治保持开放态度,不过前提是先消灭伊斯兰国,之后双方便可对于自治开始进行协商。

截至2019年3月,估计有1万1千名叙利亚民主力量战士在与伊斯兰国的交战中死亡。

(二) 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简称IS),前称“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简称ISIS),是一个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萨拉菲圣战主义组织以及未被世界广泛认可的政治实体,奉行极端保守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瓦哈比派,属逊尼宗的一脉。组织领袖巴格达迪自封为哈里发,定国号为“伊斯兰国”,宣称自身对于整个穆斯林世界(包括全中东、非洲东部、中部、北部、黑海东部、南部、西部,亚洲中部和西部、欧洲伊比利亚半岛和巴尔干半岛、印度几乎全境、中国西北地区)拥有统治地位。周边阿拉伯国家以阿拉伯文缩写称其为“达伊沙”(DAESH),与阿拉伯语的“踩踏”谐音,以示对其“伊斯兰国”名称的不承认及蔑视。中国大陆媒体有时则直接以“极端组织”或ISIS代指这一组织。

除了来自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成员以外,这个组织也吸引了来自全球81个国家的超过12,000名圣战者加入。他们主要经由土耳其边境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

在土耳其境内位于阿达纳省因斯里克空军基地附近,有个专门为圣战者提供训练的训练营。数千名圣战者已完成训练并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协助“伊斯兰国”建立“伊斯兰国”。

2014年10月2日美国副总统乔·拜登指责土耳其资助“伊斯兰国”。土耳其否认了这个指责并要求乔·拜登道歉。其实土耳其想借助“伊斯兰国”对付库德族武装和阿萨德政府并不是什么秘密。2012年年初或更早,美国中情局在约旦设立训练营为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军事训练,多名完成训练的叙反对派成员因受“伊斯兰国”理念所吸引,结果加入了该组织。2014年6月美国向在“伊斯兰国”叙利亚占领区内的难民提供人道援助。

2017后随着俄罗斯在叙利亚内战的军事介入与伊朗代表的泛什叶派力量大举攻入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伊斯兰国”大举溃败,摩苏尔与拉卡两座大城市先后被攻陷,有形的ISIS领土几乎消灭。

2019年3月23日,“伊斯兰国”最后据点被叙利亚民主力量解放,并宣布“伊斯兰国”组织完全瓦解,正式灭亡;但目前原“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依然行踪成谜。

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共发生8起爆炸案,分布于首都科伦坡、附近的尼甘布以及东部拜蒂克洛,涉及3个教堂及4家酒店。23日,“伊斯兰国”宣称对爆炸案负责。

2019年4月29日,一直行踪成谜的“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在“伊斯兰国”组织灭亡后首次公开露面现身。

2019年5月11日,“伊斯兰国”宣传机构“阿玛克通讯社”(Amaq News Agency)在克什米尔(Kashmir)地区跟激进分子爆发冲突后,宣称该组织在印度建立名为“印度省”(Wilayah of Hind)的新省份。

第二章 叙利亚电子军的历史攻击活动

叙利亚电子军作为首个在其国家网络上设立公共互联网军队以公开对其敌人发动网络攻击的阿拉伯国家组织,早期的攻击活动主要以社交账号窃取和网站破环为目的。而到了2014年以后,关于叙利亚电子军攻击活动的报道几乎消失觅迹了 。

2018年360 ATA团队发现叙利亚电子军从2014年11月起,使用Android和PC恶意样本针对叙利亚地区进行了长期的,有针对性的攻击活动。这表明叙利亚电子军从早期对媒体网站、社交账号的破坏盗取行为,逐渐转变为对特定目标的可持续的监控活动。

一、 早期的破坏活动

2011年7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网站被叙利亚电子军的黑客“The Pro”破坏。

2011年9月:哈佛大学的网站被称为“sophisticated group or individual”破坏。哈佛大学的主页被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图片所取代,上面写着“叙利亚电子军在这里”的信息。

2012年4月:社交媒体网站LinkedIn的官方博客被重定向到支持巴沙尔·阿萨德的网站。

2012年8月:路透社新闻机构的Twitter账户发送了22条推文,其中包含有关叙利亚冲突的虚假信息。路透社新闻网站遭到入侵,并在新闻博客上发布了有关冲突的虚假报道。

2013年4月20日:Team Gamerfood主页被遭到破坏。

2013年4月23日:美联社的Twitter账户错误地声称白宫被炸,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受伤。这导致同一天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365亿美元。

2013年5月:通过钓鱼入侵The Onion员工的Google Apps帐户,从而破坏了The Onion的Twitter帐户。

2013年5月24日:ITV News London的Twitter账号遭到黑客入侵。

2013年5月26日:英国广播公司Sky News的Android应用程序在Google Play商店被黑客入侵。

2013年7月17日:TrueCaller服务器被叙利亚电子军入侵。该组织在Twitter声称其恢复了459GiB数据库,这主要是由于服务器上安装了较旧版本的Wordpress。黑客通过另一条推文发布了TrueCaller所谓的数据库主机ID,用户名和密码。2013年7月18日,TrueCaller在其博客上确认只有他们的网站被黑,但声称攻击没有透露任何密码或信用卡信息。

2013年7月23日:Viber服务器被黑客入侵,支持网页被替换为在入侵期间获得了数据截图。

2013年8月15日:广告服务Outbrain遭受鱼叉式攻击攻击,并且叙利亚电子军将其重定向到《华盛顿邮报》,《时代》和CNN的网站。

2013年8月27日:NYTimes.com将其DNS重定向到显示“被叙利亚电子军的黑客攻击”的消息的页面,并更改了Twitter的域名注册商。

2013年8月28日:Twitter的DNS注册显示叙利亚电子军是其管理员和技术联系人,并且一些用户报告说该站点的层叠样式表(CSS)已受到破坏。

2013年8月29日至30日:《纽约时报》,《赫芬顿邮报》和Twitter被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一名声称为该组织发言的人挺身而出,将这些袭击事件与美国采取化学武器回应阿萨德的军事行动的可能性联系起来。一位自称是叙利亚电子军的人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交流中告诉ABC新闻:“当我们攻击媒体时,我们不会破坏网站,只会在可能的情况下发布,或者发表一篇包含发生在叙利亚真相的文章......所以如果美国对叙利亚发动攻击,我们可能会使用对美国经济或其他方面造成伤害的方法。”

2013年9月2日至3日:亲叙利亚黑客入侵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互联网招募网站,发布消息称,如果华盛顿决定对叙利亚政府发动袭击,美国士兵将拒绝接受命令。该网站www.marines.com 瘫痪了几个小时,并被重定向为“由叙利亚电子军提供”的七句话。

2013年9月30日:《环球邮报》的官方Twitter帐户和网站遭到黑客入侵。叙利亚电子军通过他们的Twitter帐户发布了“在您发布关于叙利亚电子军的不实消息之前请三思而后行”和“这次我们攻击您的网站和您的Twitter帐户,下次您将开始寻找新工作”

2013年10月28日:通过“Organizing for Action”组织职员的Gmail帐户,叙利亚电子军修改了奥巴马总统的Facebook和Twitter帐户的短网址,并指向其YouTube上的24分钟宣传视频。

2013年11月9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VICE的网站,这是一个无关的新闻/纪录片/博客网站,在叙利亚与反对派一起拍摄了多次。登录Vice.com重定向到叙利亚电子军的主页。

2013年11月12日:叙利亚电子军入侵了利比亚内战退伍军人和亲反叛新闻记者Matthew VanDyke的Facebook页面。

2014年1月1日:叙利亚电子军入侵了Skype的Facebook,Twitter和博客,发布了与其相关的图片,并告诉用户不要使用微软的电子邮件服务Outlook.com(简称Hotmail)声称微软向政府出售用户信息。

2014年1月11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Xbox支持Twitter页面并将推文重定向到该组织的网站。

2014年1月22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官方微软Office博客,发布了几张图片并发布了有关此次攻击的推文。

2014年1月23日:CNN的HURACANCAMPEÓN2014官方Twitter账号显示两条消息,包括由二进制代码组成的叙利亚国旗照片。CNN在10分钟内删除了推文。

2014年2月3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eBay和PayPal UK 的网站。一位消息人士称,黑客目的只是为了炫耀而他们没有采集任何数据。

2014年2月6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Facebook的DNS。消息人士称,注册人的联系方式已经恢复,Facebook确认没有网站流量被劫持,社交网络用户也没有受到影响。

2014年2月14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福布斯网站及其Twitter帐户。

2014年4月26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与信息安全相关的RSA会议网站。

2014年6月18日: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英国报纸《太阳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网站。

2014年6月22日:路透社网站遭到第二次黑客入侵,并显示叙利亚电子军谴责路透社发布关于叙利亚的“虚假”文章的消息。黑客破坏了由Taboola投放的广告。

2014年11月27日:叙利亚电子军通过劫持Gigya著名网站的评论系统入侵了数百个站点,显示“你被叙利亚电子军攻击了”。

2015年1月21日:法国报纸《世界报》写道,叙利亚电子军“在启动拒绝服务之前成功渗透到我们的发布工具中”。

2018年5月17日:美国以“阴谋”为由,指控两名犯罪嫌疑人入侵了美国的几个网站。

二、 后期的监控活动

2014年11月至2017年底:叙利亚电子军对使用Android和PC平台的恶意样本对叙利亚地区展开了有组织、有计划、有针对性的长时间不间断攻击。

2018年7月:叙利亚电子军使用新型Android跨越平台攻击木马针对叙利亚及其周边军事机构和政府展开了攻击。

2018年12月:360 CERT捕获到叙利亚电子军针对叙利亚地区攻击的最新Android样本。

2019年3月:360威胁情报中心发现并分析了叙利亚电子军最新的攻击样本。

2019年3月:360烽火实验室发现叙利亚电子军针对伊斯兰国的攻击活动。

第三章 叙利亚电子军在移动端的监控活动

根据我们的发现,叙利亚电子军下至少包含黄金鼠组织和拍拍熊组织两个不同的分支机构,对叙利亚地区展开了有组织、有计划、有针对性的长时间不间断攻击活动。

一、 黄金鼠组织

(一) 攻击活动

2014年11月起,黄金鼠组织(APT-C-27)对叙利亚地区展开了有组织、有计划、有针对性的长时间不间断攻击 。平台从开始的Windows平台逐渐扩展至Android平台。此次攻击活动中,Android和PC平台的恶意样本主要伪装成聊天软件及一些特定领域常用软件,通过水坑攻击方式配合社会工程学手段进行渗透,向特定目标人群进行攻击。根据PC样本中的PDB的作者信息,最终确定黄金鼠组织为叙利亚电子军的一个分支。

image.png

图3-1 黄金鼠相关重点事件时间轴

  1. 载荷投递

Android端间谍软件主要伪装成“System Package Update”、“Telegram Update”、“ChatSecure Ultimate 2017”、“Ms Office Update 2017”、“WordActivation”、“تسريع_نت_مجاني”等软件,这些软件普遍为一些聊天软件更新程序,并通过挂载在具有迷惑性的下载网址上引诱目标下载安装。

image.png

图3-2 钓鱼网站

  1. 攻击样本分析

Android端共使用到两种RAT,其中一种是开源的AndroRat,此RAT在早期的攻击活动中使用;另一种是定制的SilverHawk ,此RAT在后期的攻击活动中使用,并且经过多次更新。

本次攻击活动中使用的Android样本的主要功能如下:

  • 录制音频
  • 使用设备相机拍照
  • 心跳包
  • 从外部存储中检索文件
  • 复制,移动,重命名和删除文件
  • 下载攻击者指定的文件
  • 已安装的应用程序,包括 安装的日期和时间
  • 尝试使用root权限执行攻击者指定的命令或二进制文件
  • 检索联系人
  • 短信
  • 通话记录
  • 设备的位置,方向和加速度
  • 可远程更新的C2 IP和端口
  • 隐藏图标
  • 设备信息

样本核心功能代码结构见下图。

image.png

图3-3 样本核心代码的结构

(二) 跨平台攻击方式

2018年7月,我们首次发现其新版本的移动端攻击样本具备了针对PC的诱导跨越攻击方式 。

  1. 载荷投递

此次共发现两个相似名称的攻击样本钓鱼网站及下载地址,PC端RAT的攻击样本“hmzvbs”则直接嵌入在新版本的移动端攻击样本中。

image.png

图3-4 钓鱼网站

  1. 攻击样本分析

通过分析对比,我们发现新版本的移动端手机攻击样本除了保留原版的移动端RAT功能之外,此次攻击新增了移动存储介质诱导攻击的方式,首次实现了从移动端到PC端的攻击跨越,其攻击细节如下:

第一步:移动端攻击样本携带针对PC的PE格式RAT攻击文件“hmzvbs”。

image.png

图3-5 携带的PE RAT攻击文件

第二步:移动端手机攻击样本运行后,立即把该针对PC的RAT攻击文件“hmzvbs”,释放到指定好的移动端外置存储设备中的图片目录下进行特殊名称的伪装。这个伪装实现了跨越攻击前的特殊准备,该伪装具有两个特点:攻击文件名称伪装成常见的图片相关目录名;攻击文件的扩展名为“.PIF”(该扩展名代表MS-DOS程序的快捷方式,意味着在PC上可直接运行)。

第三步:借助用户会不定期使用PC来浏览移动端手机里照片的一种习惯,当受到移动端攻击的目标,使用PC浏览移动端手机里的照片,一旦被诱导触发到伪装后的“图片目录”,该伪装对于普通用户较难识别发现,见图3.6,即运行起该PE攻击文件,从而使PC遭受RAT攻击。

image.png

图3-6 正常目录和伪装后的攻击文件对比

另外,此次移动端手机攻击样本包含的移动端RAT攻击和携带的针对PC的RAT攻击,其功能上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与之前功能基本保持一致。

(三) 溯源关联

  1. 特殊文件名
样本MD5 文件名
a4e6c15984a86f2a102ad67fa870a844 حمص تلبيسة قصف بالهاون.scr
3f00799368f029c38cea4a1a56389ab7 صفقة جيش الاسلام مع النظام المتضمنة تبادل 75 اسير للنظام من عدرا العمالية مقابل 15 معتقل لجيش الاسلام image.vbs
ea79617ba045e118ca26a0e39683700d وثيقة رقم 1 العميد مناف طلاس يترأس هيئة الاركان العليا.vbs

表3-1 PC样本文件名

上表是部分攻击样本的文件名: 文件名“حمص تلبيسة قصف بالهاون”直译是“炮击霍姆斯”,而霍姆斯是叙利亚的一个城市,通过上述文件名可以侧面看出攻击者针对地区为叙利亚;

文件名“صفقة جيش الاسلام مع النظام المتضمنة تبادل 75 اسير للنظام من عدرا العمالية مقابل 15 معتقل لجيش الاسلام”是关于囚犯交换的;

文件名“وثيقة رقم 1 العميد مناف طلاس يترأس هيئة الاركان العليا”是关于Manaf Tlass的信息,而Manaf Tlass是叙利亚前国防部长之子马纳夫・塔拉斯。

因此从这些文件名可以看出,攻击者在诱饵文档命名时也颇为讲究,我们推测此次攻击针对叙利亚地区及周边地区,此类文件名容易诱惑特定人员点击。

  1. 文档作者

通过在攻击者后台 http[:]//chatsecurelite.us.to/wp-content/uploads/2016/12/目录下发现文件1.docx文件,如下图。

image.png

图3-7 文档存放位置

查看1.docx的属性发现该文件有作者信息Raddex。

image.png

图3-8 文件属性

进一步关联分析发现,发现PC端样本也使用Raddex字符命名类,此样本C&C为31.9.48.183。这与叙利亚哈马市新闻网发布的攻击者IP信息一致。因此,推断Raddex属于攻击者组织的用户名。

样本MD5 文件名
bdaaf37d1982a7221733c4cae17eccf8 SystemUI.exe

表3-2 PC样本文件名

image.png

图3-9 叙利亚哈马市新闻网发布的消息

  1. IP地址

图3.10、3.11分别是IP 31.9.48.183、82.137.255.56的相关信息,这两个IP都是攻击者所持有,并且归属叙利亚大马士革。

image.png

图3-10 IP 31.9.48.183信息

image.png

图3-11 IP 82.137.255.56信息

  1. PDB路径
样本MD5 PDB路径
871e4e5036c7909d6fd9f23285ff39b5 aboomar3laqat.pdb
11b61b531a7bbc7668d7d346e4a17d5e C:\Users\Th3ProSyria\Desktop\cleanPROs\cleanPROs\obj\Debug\NJ.pdb

表3-3 PC样本PDB路径

在IP关联以及其他发现的PE文件的中,其PDB路径留下了相关计算机用户信息,如“Th3ProSyria”、“aboomar”、“abo moaaz”,这些名称常出现在阿拉伯语地区,而叙利亚的官方语言正是阿拉伯语。

针对pdb路径中相关名称进一步关联,发现曾经在FBI网站上发布一则针对Ahmed Al Agha因涉嫌参与叙利亚电子军而被通缉的悬赏公告 (图3.12),其常用昵称正是“Th3 Pr0”和“The Pro”。

image.png

图3-12 FBI针对Ahmed Al Agha的通缉悬赏公告

综上信息,我们可以确定此次攻击活动的参与者为叙利亚电子军相关人员,因此我们将黄金鼠(APT-C-27)归属为叙利亚电子军的一个分支。

二、 拍拍熊组织

(一) 针对“伊斯兰国”的攻击活动

2015年10月起,拍拍熊组织(APT-C-37)针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展开了有组织、有计划、针对性的长期不间断攻击 。此次攻击中使用了水坑攻击投递样本,恶意样本主要伪装成聊天软件及一些特定领域常用软件。此木马具有窃取短信、通讯录、WhatsApp和Telegram数据、使用FTP进行上传文件等多种功能。经过溯源和关联,我们发现拍拍熊组织与黄金鼠组织存在较强的关联性,因此将此攻击活动归属为叙利亚电子军的另一个分支。

image.png

图3-13 拍拍熊攻击相关的关键时间事件点

  1. 载荷投递

Al Swarm新闻社网站(见图3.14)是一个属于“伊斯兰国”的媒体网站,因此其遭受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攻击,曾更换过几次域名,网站目前已经下线。拍拍熊组织除了对上述提到的Amaq媒体网站进行水坑攻击外,我们发现Al Swarm新闻社也同样被该组织用来水坑攻击,因此我们推测此次攻击目标为“伊斯兰国”。

image.png

图3-14 Al Swarm新闻社网站快照

  1. 攻击样本分析

Android端共使用到三种RAT,其中有两种(DroidJack和SpyNote)是使用较频繁的商业RAT,曾在多个黑客论坛上进行传播,已被多家安全公司查杀和曝光。而另外一种RAT我们认为是专门为此次攻击开发的,根据该RAT包含的特殊字符“runmylove”,结合其是首款被发现到的使用SqlServer实现指令交互的RAT,我们命名为SSLove,其仅出现在该攻击活动中,并历经数个版本的更新。

攻击活动中使用的Android样本的主要功能如下:

  • 浏览、传输、删除、上传文件
  • SMS短信收发和查看
  • 拨打电话
  • 联系人管理
  • 麦克风监听
  • GPS定位
  • APP管理
  • 命令行控制
  • 获取WhatsApp聊天信息
  • 获取通话记录
  • 获取设备信息
  • 获取账户信息
  • 拍照
  1. 与黄金鼠的关联和区别

通过对此次拍拍熊攻击活动的分析,结合之前对黄金鼠组织的分析,我们发现两个组织除了攻击目标和各自的专属RAT外,两者在下面几个方面有很强的关联,所以我们将此攻击活动归属为叙利亚电子军的另一个分支。

  • 均熟悉阿拉伯语,持续数年针对Android和Windows平台,擅长水坑攻击。
  • 均使用多种RAT,其中大多数双方都有使用。
  • 两个组织在两个时间段内使用了处于同一网段的C&C(82.137.255.*)。

(二) 针对叙利亚国内反对派组织的攻击活动

2019年6月,拍拍熊组织(APT-C-37)针对叙利亚反对派展开了有组织、有计划的网络间谍攻击。此次攻击活动中将SSLove RAT插入到正常的聊天应用WhatsApp中作为攻击载体。

  1. 攻击样本分析

本次攻击活动中使用的样本伪装成即时通讯软件“WhatsApp”如表3.4所示,根据样本的修改时间如图3.15所示,可以发现本次攻击活动至少从2019年6月下旬开始。

样本MD5 文件名
85e397114c401b0671ff74e7177cc361 WhatsApp

表3-4 攻击样本信息

image.png

图3-15 样本的修改时间

本次攻击活动中使用的Android样本的主要功能如下:

  • 获取联系人信息
  • 获取短信
  • 获取位置信息
  • 获取WhatsApp聊天信息
  • 获取通话记录
  • 获取文件列表信息
  • 上传文件
  • 获取设备信息
  • 获取账户信息
  • 拍照

在窃取隐私过程中,SSlove RAT使用远程SQL Server数据库存储窃取的联系人、短信、位置、WhatsApp聊天记录等信息;并且将聊天图片、声音等文件上传到其FTP服务器上。

image.png

图3-16 连接远程SQL Server数据库

image.png

图3-17 连接FTP服务器

  1. 泄露数据分析

通过对FTP服务器信息的分析,从2019年7月下旬到9月初,我们观察到叙利亚电子军泄露了近3GB的数据,此数据包含图片、音频、文档、联系人、短信、通话记录等隐私信息。进一步对该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此次受害者人数至少涉及132人,并且主要集中在自由的叙利亚军和沙姆解放组织。

image.png

图3-18 泄露数据大小

  • 自由叙利亚军

在泄露的隐私数据中,其中一个Excel表的标题指向了自由的叙利亚军队民族解放阵线组织分支 ,其最后保存日期是2019年6月22日,其内容记录了部分人员信息。

image.png

图3-19 民族解放阵线部分名单和文档属性

另一个Excel表指向自由的叙利亚军队第一军团13师133旅,最后保存日期为2019年7月14日,其中记录了部分城镇的指挥、总部、营地、特殊建筑的航点号码和航点图像。

image.png

图3-20 第一军团第13师133旅部分航点数据和文档属性

下面部分图片包含了由自由军叙利亚分裂出来的叙利亚荣耀军队和隶属于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和哈马省北部的自由叙利亚军的民族解放阵线的信息。

image.png

图3-21 叙利亚荣耀军队提示信息

image.png

图3-22 民族解放阵线提示信息

下图中为自由叙利亚军捕获的无人机。

image.png

图3-23 自由军捕获的无人机

下图为叙利亚荣耀军的烈士公告和相关的人员变动申请。

image.png

图3-24 叙利亚荣耀军烈士公告

image.png

图3-25 自由叙利亚军第一军团申请单

以上泄露的种种信息表明,被监控的目标中包含反对派中的自由叙利亚军人员。

  • 沙姆解放组织

我们在另外一些图片中,发现了印有沙姆解放组织的旗帜及徽章的文档、票据和手写文件。

下图是印有沙姆解放组织的徽章的公告文档。

image.png

图3-26 沙姆解放组织文档照片

image.png

图3-27 沙姆解放组织内部通告照片

下图为印有沙姆解放组织的徽章的票据。

image.png

图3-28 沙姆解放组织票据

下图为印有沙姆解放组织的徽章的手写文件。

image.png

图3-29 沙姆解放组织手写文件

  • 交战区图片

另有一些泄露图片中包含了经纬度,从经纬度可以发现其指向了叙利亚反对派与政府军作战区域伊德利卜附近。从图片的清晰度来看,我们猜测这些图片是使用无人机拍摄用来获取的情报。

image.png

图3-30 左边为泄露图片,右边为同样坐标的google地图

下图坐标位置为巴塞勒·阿萨德国际机场,该机场坐落在距地中海城市拉塔基亚20余公里的小镇赫梅明,被称为拉塔基亚空军基地,或赫梅明空军基地。这里是俄罗斯驻拉塔基亚空军基地。

image.png

图3-31 左边为泄露图片,右边为同坐标的google地图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图3-32 无人机侦察拍摄图片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图3-33 战后废墟图片

  • 手持证件照

本次泄露的数据中发现了大量的手持证件照,我们猜测其为叙利亚反对派士兵。

image.png

图3-34 手持证件照

第四章 叙利亚电子军的技术特点总结

通过对叙利亚电子军的整个攻击活动梳理,可以发现其早期攻击活动以网站污损为目的,后期攻击活动以获取敌对势力战场情报为目的,载荷投递方面擅长使用水坑攻击并利用社交软件作为攻击载体,在攻击活动初期使用开源的RAT,中后期使用商业RAT和定制的RAT。

一、 载荷投递

在叙利亚电子军的移动端攻击中,主要使用了以下三种入侵方式:攻陷网站、社交网络和钓鱼网站。

(一) 攻陷网站

攻陷网站是攻击者将被攻击目标关注的网站攻陷,并植入恶意代码,当目标访问时可能会触发漏洞从而植入恶意代码。

在拍拍熊的攻击活动中,我们发现Al Swarm新闻社也同样被该组织用来水坑攻击。 Al Swarm新闻社网站(见图4.1)是一个属于“伊斯兰国”的媒体网站,网站目前已经下线。

image.png

图4-1 Al Swarm新闻社网站快照

(二) 社交网络

社交网络是攻击者通过社工手段利用社交网络,传播宣传虚假消息,并诱骗相关人员下载恶意文件并执行。

在拍拍熊的攻击活动中,除了上述诱导用户到指定链接下载恶意程序外,攻击者还利用社交网络Facebook传播恶意程序,甚至将带有水坑链接的这些消息置顶,以更好的达到欺骗效果。下图是攻击者在Facebook上诱导用户点击水坑链接的截图,用户点击该链接实际上会下载恶意载荷。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图4-2 Facebook传播恶意载荷

(三) 钓鱼网站

钓鱼网站是攻击者搭建一些钓鱼网站,通过诱导用户转向此网站进行恶意程序的下载。

我们发现叙利亚电子军的钓鱼网站从2016年至2019年期间几乎没有什么改变,都是伪装ChatSecure的官网,其宣称其可以加密移动设备上的所有消息,并支持所有已知的聊天程序,并且可以隐藏发送者和接收者的位置。

image.png

图4-3 钓鱼网站

(四) 伪装方式

通过对叙利亚电子军使用的Android恶意程序伪装对象进行分类,可以发现主要伪装对象为即时通讯应用、宗教相关应用和工具类应用,其图标如下图所示。

image.png

图4-4 伪装对象图标

其中,即时通讯软件主要伪装为Telegram和WhatsApp。主要原因是Telegram中的消息和媒体存储在其服务器上时会被加密,并且客户端和服务器通信也会被加密。该服务为两个在线用户之间的语音呼叫提供端到端加密,以及可选的端到端加密“秘密”聊天,具有较好的安全性。根据国外安全公司2016年发布的一份关于恐怖分子通讯方式的研究报告显示 ,34%的恐怖份子使用Telegram进行沟通。而WhatsApp它已成为国外多个国家的主要通信手段。根据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2月,WhatsApp拥有超过15亿用户,是国外最受欢迎的社交聊天工具之一。

正是由于Telegram的安全性和WhatsApp流行性,此次叙利亚电子军针对反对派的攻击活动中,恶意程序主要使用Telegram和WhatsApp进行伪装。

二、 攻击武器

叙利亚电子军在移动端使用多种Android RAT,包括公开开源的RAT AndroRat ,需要付费购买的商业RAT DroidJack 、SpyNote 以及未公开的定制RAT SilverHawk、SSLove。

(一) 开源的RAT

Androrat是由一个4人团队为一个大学项目开发的开源远程管理工具,在2012年开放源代码至GitHub网站上。它是一种远程管理工具,允许使用计算机远程控制移动设备。

image.png

图4-5 Androrat开源代码

AndroRat远控功能介绍:

  • 获取联系人完整信息
  • 获取所有通话记录
  • 监控留言板
  • 通过GPS /网络查找位置
  • 实时监控收到的消息
  • 实时监控电话状态
  • 拍照
  • 播放媒体声音
  • 录像
  • 弹出一个Toast消息
  • 发送短信
  • 拨打电话
  • 在默认浏览器中打开URL
  • 检查已安装的应用程序
  • 振动手机

Androrat管理工具界面如下图。

image.png

图4-6 Androrat管理工具界面

(二) 商业的RAT

  1. DroidJack

Droidjack是一个极度流行的商业RAT,有自己的官网,功能强大,且有便捷的管理工具,目前官网价格为$210

image.png

图4-7 DroidJack官网价格

Droidjack远控功能介绍:

  • 可以生成一个APK,绑定在被控手机的任何APP上
  • 可在电脑端控制手机,包括浏览、传输、删除文件等
  • 可进行SMS短信收发和查看功能
  • 可以控制手机的电话功能
  • 联系人管理
  • 麦克风监听
  • GPS定位
  • APP管理

Droidjack管理工具界面如下图。

image.png

图4-8 Droidjack管理工具界面图

  1. SpyNote

SpyNote类似Droidjack ,也是商业RAT,并且功能强大,且有便捷的管理工具。 目前官网根据需求使用的不同场景价格分别为$499、$4000。

image.png

图4-9 SpyNote许可证价格

SpyNote远控功能介绍:

  • 可以生成一个APK,绑定在被控手机的任何APP上
  • 可在电脑端控制手机,包括浏览、传输、删除文件等
  • 可进行SMS短信收发和查看功能
  • 可以控制手机的电话功能
  • 联系人管理
  • 麦克风监听
  • GPS定位
  • APP管理
  • 文件管理
  • 查看手机系统信息
  • 命令行控制

SpyNote管理工具界面如下图。

image.png

图4-10 SpyNote管理工具界面图

(三) 定制的RAT

  1. SilverHawk

SilverHawk是黄金鼠组织定制的一个RAT家族,在2016年被首次使用,其后进行过多次更新。

SilverHawk远控功能介绍:

  • 录制音频
  • 使用设备相机拍照
  • 心跳包
  • 从外部存储中检索文件
  • 复制,移动,重命名和删除文件
  • 下载攻击者指定的文件
  • 已安装的应用程序,包括 安装的日期和时间
  • 尝试使用root权限执行攻击者指定的命令或二进制文件
  • 检索联系人
  • 通话记录
  • 短信
  • 设备的位置,方向和加速度
  • 可远程更新的C2 IP和端口
  • 隐藏图标
  • 设备信息

SilverHawk核心代码结构如下图:

image.png

图4-11 SilverHawk代码结构

  1. SSLove

SSLove是拍拍熊组织定制RAT,2017年在针对 “伊斯兰国”的攻击活动中首次使用,而后在监控反对派的活动中再次使用,期间进行过多次更新。

SSLove远控功能介绍:

  • 获取联系人信息
  • 获取短信
  • 获取位置信息
  • 获取WhatsApp聊天信息
  • 获取通话记录
  • 获取文件列表信息
  • 上传文件
  • 获取设备信息
  • 获取账户信息
  • 拍照

SSLove指令功能相关数据表

image.png

图4-12 SSLove指令功能相关数据表

第五章 叙利亚电子军的作用与影响

在叙利亚电子军后期的攻击活动中,可以发现其攻击目标为叙利亚政府军的各种敌对势力,利用网络战争获取真实战场情报先机。并且在利用网络攻击的同时,叙利亚政府军同时对相应敌对势力进行真实世界的军事打击。

2017年开始,针对“伊斯兰国”Al Swarm新闻社网站使用水坑攻击,同年叙利亚政府军联合俄罗斯和伊朗大举攻入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场。被“伊斯兰国”占领的摩苏尔与拉卡两座大城市先后被攻陷,有形的“伊斯兰国”领土几乎消灭。

2019年2月,最后一个针对“伊斯兰国”的攻击样本被发现。同年3月23日,“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国内的最后据点被叙利亚民主力量解放,并宣布伊斯兰国组织完全瓦解,正式灭亡。

2019年7月,我们发现叙利亚电子军针对伊德利卜区域的反对派的网络间谍活动。位于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是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征服阵线”在叙境内的最后盘踞之地。在19年7月至9月期间,政府军针对伊德利卜区域发起多起军事行动,在国际上引起广泛的关注。根据我们的观察,此次网络攻击活动还在持续进行中,政府军针对反对派的打击也从未停止。

叙利亚政府针对不同反政府武装组织都采取了长期的网络攻击活动以获取情报。通过网络攻击获取的情报再配合武力打击,在真实战场中得到了有效的成果,叙利亚政府将网络战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同时由于获取的情报中包含大量的反政府武装人员信息,也为今后叙利亚统一后的社会稳定发挥着巨大作用。我们所发现的种种网络攻击活动,也许只是其众多活动中的一小部分。背后可能还有更多的活动我们并未发现,网络攻击的价值体现,也许比我们预估的更加重要。我们大胆猜测,叙利亚政府这一系列网络攻击,配合真实武器打击的活动,可以堪称网络活动价值体现的典范。

除部分战略边缘地区、争议地区或敏感地区外,和平与发展仍是当今国际局势的主题。也许真实的武器战争并不会出现,而在没有武器战争的时代,网络战的重要性更加凸显。战争从未远离,只是形式不同,网络战已经成为国家博弈的重要手段,伴随互联网、物联网的高速发展,网络战低成本、少伤亡、对方无知觉、政治收益大等特点更加显著。数以百亿计的物联网设备、新技术、芯片、云端都会成为攻击的切入点;国家关键基础设施更是首当其冲, 成为重要攻击目标。如何保护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和平将成为全球国家、组织以及个人共同思考的命题。

参考引用:

叙利亚: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F%99%E5%88%A9%E4%BA%9A

叙利亚内战: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F%99%E5%88%A9%E4%BA%9A%E5%86%85%E6%88%98

2019年7月30日叙利亚各组织势力分布: https://www.graphicnews.com/ar/pages/39385/--------_infographic

叙利亚电子军: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yrian_Electronic_Army

叙利亚内战派系知多少: https://zhuanlan.zhihu.com/p/26158498

叙利亚电子军攻击的时间表: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yrian_Electronic_Army

黄金鼠组织--叙利亚地区的定向攻击活动: http://blogs.360.cn/post/黄金鼠组织-叙利亚地区的定向攻击活动.html

《Under the SEA - A Look at the Syrian Electronic Army's Mobile Tooling》: https://i.blackhat.com/eu-18/Wed-Dec-5/eu-18-DelRosso-Under-the-SEA.pdf

移动端跨越攻击预警:新型APT攻击方式解析: http://blogs.360.cn/post/analysis-of-apt-c-27.html

FBI网站针对Ahmed Al Agha悬赏公告: https://www.fbi.gov/wanted/cyber/ahmed-al-agha

拍拍熊(APT-C-37):持续针对某武装组织的攻击活动揭露: http://blogs.360.cn/post/analysis-of-apt-c-37.html

叙利亚自由军民族解放阵线https://wikivividly.com/wiki/National_Front_for_Liberation

Dark Motives Online: An Analysis of Overlapping Technologies Used by Cybercriminals and Terrorist Organizations : https://www.trendmicro.com/vinfo/us/security/news/cybercrime-and-digital-threats/overlapping-technologies-cybercriminals-and-terrorist-organizations

androrat : https://github.com/DesignativeDave/androrat

DroidJack : https://droidjack.net/

SpyNote : https://www.spynote.us/

本文链接:http://blogs.360.cn/post/Syrian_Electronic_Army.html

-- EOF --

Comments